• 招商动态
产业政策观察
  • 国务院再取消和下放75项行政审批项
作者:徐鹏时间:2013年10月08日
  •   

    “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9月25日,国务院会议决定再取消和下放75项行政审批事项。新一届中央政府在一个月里连发“三枪”后,再次强调简政放权。至此,新一届政府取消和下放的行政审批事项已达221项。

    2001年,中国政府启动行政审批改革。

    当时,著名经济学家张维迎教授表示:“如果取消政府审批,中国的GDP可以增加30%,政府腐败至少可以减少50%。”

    13年过去,国务院至少七次取消和调整行政审批项目。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取消和调整了2497项行政审批项目,占原有总数的69.3%。但13年后的张维迎仍坚信这一点:“腐败就是权力导致的,如果审批废除了绝对不可能有这么多的腐败。”

    发改委难题

    “刘铁男任能源局局长时对能源项目审批卡得很紧,”一位发改委内部人士说,虽然能源项目的上马最终要由发改委发文,但具体审批项目由能源局办理,事实上主要取决于刘铁男点不点头。“项目单位不做工作他是不会画圈的,因而在他手里积压了大批项目。”

    如今,刘铁男案还在查办过程中。但是据国家发改委官方网站信息显示,自去年12月到今年2月底,即刘铁男在能源局局长任上的最后3个月,新审批的能源项目不完全统计在50个以上,涉及水电、风电、煤矿、热电厂、油气管道、电网输送项目等。当中既包括能源央企的投资项目,也有地方政府的规划项目。

    地方能源项目迟迟得不到批复,使得能源局与地方省份之间积怨甚多,近年矛盾更不时激化。

    据报道,在一次有多个各省市自治区负责人参加的能源项目会议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一位领导直言不讳地对刘铁男说,“铁男同志,就你和能源局的工作作风,如何适应得了新疆跨越式发展的形势?”当时,刘铁男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而在今年1月召开的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一位西南省份地方能源局负责人更是公开放炮:“XX市的书记是政治局委员,你们批XX市的项目快;XX自治区党委书记是中央委员,你们的审批速度也快。我们这个省一没政治地位,二经济状况差,你们就拖着项目不给批复,什么道理?!”

    这位地方能源局官员的发言收获一片掌声。“我的官帽也不是你能源局给的,我就是要把我们的憋屈说出来!”这一幕,让其时在座的能源局官员颇为尴尬,这位放炮官员一时闻名业内,并且在今年3月履新当地发改委主任。

    “能源项目的审批权就是刘铁男的一支笔,都是他一人说了算。但也有他倾向性的项目,比如,电网、电厂、钢铁,煤电等。”前述接近能源局的人士如是说。

    经济学家韩志国则表示,“国家发改委的权力比国家计委要大得多,从市场经济导向的改革来看,国家发改委的成立一定程度上是改革的倒退。”

    掌握大量的中央预算内投资资金和重点项目分配权,无疑是国家发改委门庭若市的直接原因。据《中国企业报》记者了解,相比其他部委,国家发改委还有一项“特权”,即编报中央预算内投资计划,并且发改委拥有审批这些投资项目的权力,而相应的预算分配权也随项目的审批,落入发改委名下,并被称为“口袋预算”。

    “改革改的就是计划经济,可是,到最后却把计划经济的大部分保留下来,总是他改别人,从来不改自己。”中国政法大学资本研究中心主任刘纪鹏(微博)在《怀念体改委》一文中,将国家发改委称为计划经济最后的堡垒。

    审批马拉松

    浙江丽水一个幼儿园项目,在审批过程中前前后后竟盖了133个公章。项目建设才一年,审批花了两年多。9月29日,当地电视台对此事情进行曝光。

    其实关于行政审批“马拉松”的个案,时刻在我们身边发生。去年5月24日,广东湛江千万吨钢铁项目获批,湛江市长王中丙走出国家发改委大门时,忍不住亲吻项目获批文件,这张照片迅速在网络上传播开来,“吻增长”引发舆论热议。

    政府机关管理环节繁杂,行政审批过多,办事效率低下早已为人诟病。比如,有大学生办助学贷款需盖26个公章;有小学生转学需盖37个公章、煤矿企业审批项目需盖205个公章。各地荒诞事件层出不穷。

    李克强总理今年上任后在答记者提问时说:“常听到这样的抱怨,办个事、创个业要盖几十个公章……这既影响了效率,也容易有腐败或者叫寻租行为,损害了政府的形象。”

    行政审批改革从2001年开始,如今已进行了10多年。当时中国加入WTO后,行政审批事项与WTO规则存在诸多冲突,改革势在必行。

    当年9月,国务院成立了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领导小组,该小组办公室自2002年聘请28位经济学、法学、行政管理学等领域的专家学者组成专家咨询组以论证各项行政审批的合理性、必要性。

    官方数据显示,经过严格规范的审核论证,2002年10月、2003年2月和2004年5月国务院先后三批共决定取消和调整审批项目1795项,占国务院部门原有审批项目数的近一半。其中,取消的审批项目1627项;改变管理方式、不再作为行政审批,由行业组织或中介机构自律管理的121项;下放层级管理的47项。

    至2004年5月,国务院分三次宣布取消1806项行政审批项目,改变管理方式、交由行业自律管理121项,下放管理层级46项。

    但是此后改革脚步逐渐放缓。

    既得利益集团阻挠

    去年两会期间,时任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和广东省省长朱小丹同时提到了政府自身改革和行政审批权力的问题。

    汪洋说,目前改革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利益格局的影响。他说,“改革开放30年,市场经济在广东充分发育,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局面已经形成,多种所有制实际上就是有不同的利益取向。现在最需要解决的是,这些不同的利益群体对执政党和政府机关的影响,这一点确实主要体现在政府的审批事项上。”

    “我们在解决利益格局影响改革的问题上,首先是要从执政党和政府头上开刀。”汪洋表示,正在进行的政府放权改革遇到了很大阻力,最大困难是会触及现有的法律法规,“法律法规规定了部门有什么权力。各部门会说,我们也愿意放,但规定认为这个权力是我的。”

    此后,汪洋与朱小丹联名致信国务院领导,请求允许广东在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中先行先试,并获得了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批示支持。

    依据行政许可法有关规定,国务院批准广东省“十二五”时期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方面先行先试,对行政法规、国务院及部门文件设定的部分行政审批项目在本行政区域内停止实施或进行调整。

    广东省新上任的发改委主任李春洪坦承:“我调查了6个项目,按程序来走,把所有的审批程序走完,需要310天,如果企业都这样干,黄花菜早就凉了,市场机遇早就没了。在现在审批的过程中,有很多障碍,比如说自由裁量权,很多是科长和处长说了算。这样就造成了寻租行为,延误企业的发展。”

    今年10月3日,黑龙江省开始推行审批流程公示和网上政务中心办理等改革,从根源上清理“权力寻租”问题。共取消和下放101项行政审批项目,又在网上公示了四大类共96个审批流程图。

    据了解,黑龙江省目前实行网上审批与纸质审批双轨运行,一年过渡期结束后,将推出网上审批电子专用章,除极特殊情况外,不加盖电子专用章的审批事项一律无效。